“我,7岁,被亲妈带去割了双眼皮”:多少孩子的暑假,在整容医院里度过?

时间:2020-09-15

文 | Chen

来源 | 家庭杂志(ID:jiatingzazhi)

从7月中旬开始,江苏某医院的美容科繁华起来,不少初中毕业生走进医院整容。

抽脂、阴双眼皮、填下巴等等,这些在过去看上去不可思议的手术,现如今开始流行一起。

来源:光明日报

这背后,除了网络信息的过度图形,还有那些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父母们,在一手推动。

前几天,央视财经就有报导,

在上海某整形科的候诊区,平均每天的门诊量在1000人左右,甚至有医生的手术排期,已经排到明年7月份。

这些数据,无不在告诉我们,整容已经同化为国人、乃至学生群体的日常。

过早的整形

只不会毁了孩子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整容出了公开发表的话题。

微调、微整对不少人来说,已经不是遥不可及,更像是家常便饭,

根据涉及资料显示,目前我国有800万以上的人展开过整形,30岁以下占到比约为80%,其中,学生群体为主流。

近年来,整容低龄化的现象日趋显著,人民日报曾经有过一则报导,很能说明问题,

在成都高中的某班级里,几乎所有单眼皮女生,都趁着暑假的空挡,到医院阴了双眼皮。

一位在门诊室外等待的家长是这样回应的:

“这班上的同学都去做了,你总不能领先人家吧?更何况美丽是一种早期投资,得趁早为将来做到准备。”

其实,不止是00后、95后,年龄低于10周岁也占到了一大部分。

前不久,淮安某美容科主任在接受专访时提到,

“今年暑期过来咨询整容的,很多都是家长主动拒绝孩子整容,接过的大于咨询者只有8岁。”

很难想象,那些观念还没成型的孩子,被自己的父母纳到整形医院,稀里糊涂就做了整容手术。

早前,有一张图在网上传到,一个年仅7岁的女孩子,顶着刚刚割完的大眼皮,一脸茫然地看著镜头。

显然,这种手术对于孩子来说,不一定是份礼物,更看起来种隐性的损害。

有专家也收到过敦促,

“对男孩子来说,18岁左右是外形定型的年龄。女孩子一般是16岁左右,所以高于16岁,理论上来讲就不要做手术。”

一个7岁的孩子,皮肤、器官、骨骼等组织器官尚未发育成熟期,就过早做整容这种外科手术,对身体的发育百害而无一利。

大多数为孩子张罗着整容的父母,却还是听信了什么“高考是最后一次不看脸的竞争,以后颜值最重要”之类的洗脑式宣传。

于是,他们固执地认为,变美,能给孩子带来自信,是一种长期的投资。

但他们忘了,只要是手术,都具有一定的风险,稍有不慎,微整就成了危整,相当严重的甚至不会沦为孩子一生的遗憾。

给孩子整容的

是怕孩子输在起跑线的父母们

那些迫切地把孩子送进整容医院的家长们,扪心自问一下,你们做好拒绝接受整容手术的风险了吗?

牵涉到到面部的手术,都不是小事,除了麻醉的风险外,面部享有很多神经,稍有不慎,烧掉的就是整张脸。

还记得那个在《超级演说家》里现身说法的靳魏坤吗?

短短5年里,她经历了10次手术,在面部奠定了12颗钉子,换回了一张变形的脸。

在那次演讲里,她的一段演说触动了很多人,

“如果你想要重塑脸型,那就请你作好至少在脸上镶入12颗钉子的打算;

如果你想要极致的下巴,那请求你作好双颚手术失败后有可能失去咀嚼功能,一辈子只能吃流食的准备;

如果你想要双眼皮,那请你做好有可能双眼皮手术失败之后,你无法开口双眼,不能露齿着眼睡觉的打算。”

而对于整个美容行业而言,整容事故的发生,是常有的事情。

这些都是被情绪的父母,选择性忽视的。

大部分急于让孩子变美的父母,甚至比孩子自己都更在意,颜值給孩子带给的负面影响。

这种心理,纯粹是病态的焦虑感在作祟。

很多人总说,赢在起跑线的孩子,就成功了一半。

在2018年时,人民日报发表过一篇社论,里面提及一个观点,

近年来,整容逐渐呈现“低龄化”的趋势,折射出的是日益蔓延到的社会审美焦虑。

在社会竞争压力逐渐显著的当下,父母为了孩子的未来,堪称是殚精竭虑。

那些急迫让孩子整容的父母们,何尝不是另一种极端,赶鸭子上架般,提前为孩子作出了选择。

只不过,以成年人的审美标准,来约束一个孩子的外貌,本身就是畸形的。

一位社会学的副教授一针见血:“这暴露出一些人的焦虑心态,折射出价值观的单一。”

显然,程式化的外形模板,固然一种美的体现,但是,当社会的审美再次发生改变时,难道你要让自己的孩子,重新转入医院再换一张脸吗?

儿童成长心理学指出:2岁半到6岁是孩子的审美敏感期。

假使孩子在价值观尚未成型的情况下,被急迫的父母传输了错误的人生观,我们的社会又将变为什么样子呢?

最近,有句话特别风行,叫作三观随着颜值走,就很能反映当下的现状。

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在前两年大火过的温柔。

作为一个网红,尽管她多次退学,整容,人品差,甚至私生活恐慌,却因为一张可爱的脸,让注目她的初中生,萌生了不劳而获的可怕念头:

所以,作为家长,不该把精力过度集中在孩子变美这件事上,三观才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。

毕竟,长得可爱的人比比皆是,但真是可爱的人却是凤毛麟角。

整容

不如整心

早在2018年,乃至更早于以前,就有人打出了“颜值即正义”的口号,鼓吹着完美外表的重要性。

其实,整容作为风行趋势,并非不可取,它的经常出现,为那些外貌有缺陷的人,获取了改变的机会。

但是,整容不是盲目波澜的。

古人有句话说得好,腹有诗书气自华,对于大众,尤其是作为父母,要保持一颗理智的心。

对孩子来说,极致外表或许是特分项,但不代表一切,气质是无法依靠后天手段获取的。

毕竟,社会的审美是不断变化的,盲目追求标准化的颜值,最终反噬的只不会是孩子。

所以,在我看来,与其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整容上,还不如侧重整心。

一副好皮囊的保鲜期,不过十几二十年,但内在的丰盈,却能伴随人的一生,更何况是靠后天手段取得的躯壳,你很难确保时间幸了,它没副作用。

我曾经在某篇文章的评论区里,看到过读者的留言,

“其实我实在相由心生是有道理的,在我大学之前总为了自己的相貌烦恼,整个人变得畏畏缩缩,后来读的书多了,胆识多了,我开始接受自己的容貌显得自信,然后我找到我样子真的变漂亮了。”

在电视剧《二十不惑》里,有这样一个场景,

当姜小果面试失败后,在误以为别人靠着外貌取得职位之后,不甘心地平着周遍寻讨要说法。

周寻说,姜小果在面试时,表现出有的不专业,才是她落选的原因,而牵涉到颜值。

得到对此的小果,经过了一夜的打算,在第二天在公司挡住了周遍寻,并利用一个下电梯的时间,充分向老板展出了自己的实力。

靠着自身的硬本事,和厚脸皮加成,她成功被公司录用为实习生。

这才是生活的现实,人生不是选美赛,大多数老板更看重能力,而非徒有其表的皮囊。

对于父母而言,想让孩子凭借出色的外貌,赢得事业的敲门砖,这种想法本质上是可笑的。

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道理谁都不懂,好皮囊带给的红利,是一段时间的,只有丰盈的内在才是根本。

越是聪慧的人,越不会有的危机意识,因为他们都知道,在这世上,并没捷径。

写出在最后

在韩剧《我的id是江南美人》里,男主都炅锡对姜美说道过这样一句话,

“你必须整的不是脸蛋,而是你粗劣的想法。”

我实在这句话,很合适看这篇文章的父母和孩子们。

整容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,你可以选择,但无法倚重。

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所以,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。

你的外貌就是你自己的象征物,如果谁都选择整容,变成标准化的模板,那将丧失自我和个性。

有句话说得很好,漂亮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。

对我来说,我并不反对利用技术手段,去完善自己的不足。

但至少在去整形之前,提前理解医院的正规化性,以及医生的专业性。

最后我想要对尝试以整容寻回热情的孩子说,美人在骨不出皮,画皮易,但画骨难。

那些所谓的外貌红利只是暂时的,真正能攥在手心的,只有实打实奠定的基础。

毕竟,对你们而言,未来的路还很长。

*作者简介:Chen,家庭杂志编辑,奔三的中年大叔。拖延症晚期患者,拖稿是兴趣,游戏是主业。关注家庭杂志(ID:jiatingzazhi),专为爱家爱生活的你打造出的读者平台。

*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